• 2005-08-04

    再见blogbus

    一张7k的照片上传了5分钟。

    打开写入新日志的页面,点击到第五次才成功。

    这已经超出了我的忍耐极限。

    对于blogbus的稳定性表示非常失望,决定离去。

    感谢横戈兄把我加进双周推荐。blogbus的页面非常好看,但在技术维护上还有待加强呵。

    新博客地址http://spaces.msn.com/members/daidunfeng/

    欢迎来搞,注意卫生。

    Tag:
  • 2005-08-03

    ZERO A6M

    我以零式战斗机的姿势俯冲向南京。这一次的攻击对象无比牛B:市委xuan传部。

    凌晨一点,把一砣衣服送进洗衣机,出去饱食了一顿铁板三文鱼之后,我作出决定:与其作一条xuan传部的哈巴狗,倒不如像Zero A6M一样,战死沙场。

    谁每个月不会被毙几篇稿呢?就当是娱人自娱好了。

  • 2005-08-01

    乞儿

    吃了晚饭出来,几个小乞儿缠了上来,一定要我给他几个钱。

    我被缠得烦了,开始跟他说道理,试图让他放弃这个念头:你找我要钱?我已经够穷的了,你没看我都是坐公交车回去的么?

    小乞儿还是不依不饶。我又说:小朋友啊,我每个月要租房子,还要养房子,我很苦的你知不知道。

    他们还是不肯放过我。逼不得已我只得告诉他们真相:我是NFZM的,你们还找我讨钱?

    小乞儿们哄的一声散开,围攻别的客人去了。

  • 2005-07-28

    异地监督

    7.27日之重要性可以列入历史备忘录。

    我与家里领导及小虫、木耳夫妇在浦东石头小馆举行家宴,席间我与小虫达成了禁止女人们搞异地监督报道的共识。

    小虫认为,木耳同学在过往几次的异地监督报道构成了潜在社会不稳定因素,不仅是给异地党委脸上抹黑,也是给作为同级党委的小虫脸上间接抹黑。如果不是双方宣传部即时沟通,撤回报道,将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旺财提出,不仅要禁止异地监督报道,更要同时加强正面报道。要以故事会、女友和知音为榜样,多做感人至深的报道。

    席间女人们交流了对于亲情、感情、爱情类新闻报道的看法。得到了双方宣传部的高度肯定。

    木耳对禁止异地监督提出异议,认为可能会影响点击率,造成读者群的流失,并以“人生无意义”相要挟。宣传部们从“稳定压倒一切”的出发点高屋建瓴地提出:影响点击率不要紧,读者群流失也不要仅,关键是不能影响宣传部们在读者中的光辉形象。

    最后,双方宣传部殷切慰问了战斗在革命建设第一线的同志们,还提出了“双百方针”,即“建百年博客,赢百万点击率”。

  • 2005-07-26

    难搞

    某资深公关男把小虫的小妾带回家玩了几天之后,向我大发感慨:小虫的小妾真难搞啊,电源的体位稍微不对,就不肯工作,而且搞到一半,往往正high在劲头上呢,经常突然说罢工就罢工。

    作为曾经被小虫的小妾搞得大汗淋漓而不得其所的同志,我深以为然:小虫的小妾只有他一个人能搞得定,别人都不行。

    资深公关男总结道:小虫的小妾和他的大老婆木耳一样,都只有小虫一个人能搞得定,别人都不行。

    我再次深以为然。今天和小虫夫妇晚餐后分手时我把这个观点告诉木耳同学,木耳扬了扬眉毛:你们?你们搞过么?

  • 2005-07-26

    经典台词

    写稿之前,我打算先来一根烟。躺在床上看《上海电视》的家里领导立即提出强烈抗议:不要在房间里抽烟嘛,对我很不好的。

    我没搭理她,自顾自地拿起打火机,突然听到大叫一声:我有了你的孩子!

    我手一哆嗦,打火机啪嗒一声掉落在地上:说……谁的?

    家里领导从《上海电视》上抬起目光:这是电视剧十大经典台词之首。

  • 2005-07-22

    做几次?

    两个电视台的女人在拉家常。

    朱台说:你和你老公每个礼拜做几次?

    michy说:两三次吧。你们呢?

    朱台说:不一定了,看心情而定。有的时候多有的时候少。

    一旁的男人听傻了:你们也太开放了吧……在公共场合就讨论这种问题……

    朱台说,怎么啦,我们讨论每周做几次饭也不行么?

  • 2005-07-22

    命门

    我不过在某日的博中随便提了一句“一个为了某个完全不值得等的女人傻等的小朋友”,结果招来了若干人的询问。

    其中还有一人,坚定不移的认为我说的人是他。

    我总结了一下,来向我询问的人,都是有过类似行为的同学。

    每个人都有命门。即使是被人无意触碰,也会心痛不已。

    就好比木耳被我不小心说到胸围,伊就怒了,立刻发文回击。伊家里的zhong宣部还特地给我打招呼,让我不要再继续炒作此事了。嗯,作为兄弟单位,我们要照顾一下彼此的情面。这事就这么办了。

  • 2005-07-22

    邮件

    下面说的是真人真事。

    某人收到了一封邮件,是建设银行送来的,就摆放在他家门口的地上。信看上去薄薄的,也没写收信人的名字。

    丫拆了信。银行跟他说:您丫有一张卡上有余额34284.55元。

    丫立刻就high了。根据我对丫的了解,丫目前的财务状况基本上不可能出现非负数。丫除了欠银行的房贷,还欠着我一笔巨款,许多年下来都没有启动过还款计划。

    丫为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兴奋了一个钟头。一个钟头后,丫想到了一个严肃的问题。卡呢?这张卡我怎么找不到了呢?

    于是丫开始在家里找啊找啊,找遍了每个角落,连在老鼠洞里偷情的母耗子都被丫给找出来审讯了一番,也没找到银行说的那张卡。

    丫开始郁闷了。丫坐在床上,卡呢,我的卡呢,难道它就飞了?不经意间发现信封上的地址写着:长风二村。

    丫住在长风四村。

  • 2005-07-20

    邮包

    7月的一个早上,我收到了一个奇怪的邮包。

    这个邮包既没有寄件人地址,也没有收件人地址,只有邮包的正中间写着我和我家领导的名字,却一大早就摆放在了我家门口。

    谁会寄来这样一个没头没脑的邮包呢?里面会不会是一个炸弹,或者一段人骨呢?

    我小心翼翼的捡起邮包。硕大的一个邮包,拿到手里却轻飘飘的没有重量。

    我剥掉了厚厚的牛皮纸,里面套着一个小信封。拆开小信封,里面套着一个更小信封。情急之下我直接撕开了封口,一个精巧的挂牌当啷一声掉落在地上。

    我捡起小挂牌,先看到背面写着四个金字:兴业银行。翻到正面,有六个金字:荣誉编外雇员。

  • 2005-07-20

    google

    google太牛逼了。

    不久前搞了个google的桌面搜索,很快发现这个功能真是强大。简单的说,只要是在你的电脑上出现过的字——不管是以什么方式出现的,它都能帮你找出来。

    我搜索了“林志玲”,结果在我的机器里找到67个web记录,包括我在博上写的《林志玲摔伤了胸》,包括一切浏览过有关林志玲的网页,甚至包括奶猪同学博客上那个“林志玲表弟”的链接。

    我又搜索了“老张”,发现了6封电子邮件,2个文件,6条web记录和3个聊天记录。。。

    我又搜索了“旺才 钻石型小腿”,发现两个图片记录。

    我又搜索了“木耳的胸围”,google使劲转了半天,十分无奈的给出了答案:对不起,没有。

  • 2005-07-15

    沙宣头

    我花了三个小时的下午辰光,去沙宣做了一回发模。。。据说沙宣剪个头发的价格是750,这么算来我坐一个小时就是一个250。。。但我认为这个算术是不能这么算的。。。如果不去沙宣做发模,我就要花30块在家门口剪,这么算来我每坐一个小时的价格就是10元。。。在一个下着雨的不能创造任何生产力也不能创造任何人类的下午,每小时10元的价格也算是不错了吧。。。尤其是对于一个在上海买了房子的男人来说。。。

    话说这天下午我来到了太平洋,在寻找新天地的路上迷路了,一共打了三个电话给家里领导问了两名交通协管一名环卫工人一名看车阿姨和两位警察叔叔才找到。。。说来惭愧我在上海呆了8年,每次到这种时尚场所去都会迷路。。。我所熟悉的是上海各区羽毛球场的位置分布、联系电话和不同时段价格。。。每次站在衡隆广场门口我都找不到梅隆镇在哪儿。。。都得打电话给董core求助。。。

    在沙宣美发学院等候的过程中,我发现除了几个看起来还在上大学的mm外还有一个四十来岁的阿姨。。。雄性动物只有我一头。。。以至于一个发型师问另一个发型师:各暖宁是伐?。。。哦好吧想想每个小时可以节约10元。。。对于一个在上海买房的男人来说,被老张毙稿我都能挺过去,这么被人bs一下又算什么呢。。。后来我问发型师,你们这里来做发模的男人多伐?发型师想想说,还可以,每周会有一个。我回来跟家里领导说,还可以啊,每周都会有一个男人去的。家里领导说,你搞搞清楚好伐,每周他们有10节课唉,每节课有6-8个发模,一周才一个男人。。。好吧事实再次证明家里领导的数学就是比我好。。。

    后来就做了。。。反正来了死猪不怕开水烫了。。。大不了做坏了回去我剃个光头。。。再怎么说也比我们家门口马路边的剃头挑子强点吧。。。可是他们的要求实在太苛刻了。。。三个小时里不让看杂志。。。不让跷二郎腿。。。不让睡觉。。。更要命的是有个英国老师在不断指导发型师们。。。而且是用英语。。。老大不知道我从大学就落下了一听英语就要睡觉的习惯麽。。。

    三个小时后终于弄好了。。。我抬起头,在镜子里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啊,芙蓉jj!!!

    好吧,这下木耳要得意了。她恶毒的心理暗示终于奏效了。。。

  • 2005-07-15

    女人是条狗

    女人是条狗,你追她就跑;你停下她就回头;你走了,她又来追你。

    这是我在大学四年里学到的关于女人最贴切的论断,当年也曾经得到我们全寝室的一致推崇。只可惜大学四年没有哪条狗主动追到过我们寝室。

    今天我将此送给一个为了某个完全不值得等的女人傻等的小朋友。

    其实我们当年同样推崇的还有另一句尼采的话:当你靠近女人的时候,握紧手中的鞭子。这句话曾经让一个寝室的男人兴奋不已,结果是,到毕业的时候我们才发现,自己的手中根本没有鞭子可握。

  • 2005-07-12

    猜谜游戏

    发现了一个好玩的网站,叫做20q,于是推荐给家里领导玩儿。

    这个游戏简单的说就是你先设想一样东西,然后由电脑问你20个问题,你回答是或者否,最后电脑可以猜出你设想的是什么东西。

    家里领导设想的第一个东西是男人。

    电脑的第一个问题是:它的分类是,动物,蔬菜,天然资源,其它,或是不了解。家里领导坚持认为男人不能算是动物,于是选了“不了解”。我无语。
    第2个问题“它是人造的吗?”答案否
    第4个问题“它能否为人类带来欢乐”答案是
    第7个问题“它是否柔软”答案部分的
    第8个问题“你可以与它玩游戏吗”答案是
    第11个问题“它有短毛吗”答案是
    第13个问题“您可以骑在它上面吗”答案是
    第14个问题“它可否作娱乐用途”答案是
    第16个问题“它是否会发出咆哮声”答案是

    结果电脑在第17个问题上就猜出,“它是心心相印的伴侣”。可为什么电脑问的问题都那么咸湿呢。。。

    于是我们又设想了一个更加咸湿的。。。开始考验电脑的咸湿极限:

    1.它是分类为:其它。
    2.它是否旅行时使用? 有时.
     3.警察会用它吗? 视乎情况.
     4.它可否弯曲而不断裂? 是.
     5.它是成套包装的吗? 否.
     6.它是否平坦? 否.
     7.它能否为人带来欢乐? 是.
     8.它是值钱的东西吗? 存疑.
     9.它会否被沾湿? 是.
     10.它是否通常色彩鲜艳? 否.
     11.它是课室里的东西吗? 否.
     12.它比一磅牛油重吗? 存疑.
     13.它是否包含液体? 是.
     14.您会在黑暗中使用它吗?? 有时.
     15.您可否控制它? 是.
    16.它是否有很多不同种类? 否.
     17.您是否经常清洗它? 或许.
     18.您会使用它制作其它东西吗? 否.

    接着电脑给出了答案,而且是前所未有的英文回答:

    I am not allowed to talk about stuff like this, but, I am guessing that it has something to do with sex?

    娃哈哈哈哈我不得不承认,电脑太狠了。。。

  • 2005-07-06

    高层对话

    南方周末主编办里,老张愁眉不展。

    “小峰啊,现在老多记者都嫌工资太少,干得又不爽,不肯写稿,你说咋办哩?”

    “这个容易。让他们每人在上海都买一套房,从下个月开始付月供。”

  • 2005-07-01

    2元的后海

    饱食鸭王两只,去后海小坐。憩于水畔,历时2个钟点,消费2元酸奶一瓶。众人皆以为,这是在后海消费得最为充实的一次,虽然遭到蚊群攻击,但以地铁起步费的价格消费了一次后海,实在是物超所值。

    如果要给这次消费后海加一个注脚,就是在座的四人中,我与申江男picci同学的月供皆为5k。

  • 2005-06-30

    妇女用品

    在大都酒吧街的河畔,我郑重其事地告诉沈妈:我是组织从上海派到北京来慰问你们的!

    沈妈等人显然不领情:那慰问金呢?

    我从没想到沈妈会这么不满足:那,我就算做慰问品吧!

    于是在京期间,我都被北京站的同志称作“妇女用品”。

  • 2005-06-28

    标题

    沪上某知名小资报纸,要做一个水果专题,起了个标题:总有一种水果让人泪流满面。后觉得泪流满面不妥,遂改成:总有一种水果让人垂涎欲滴。

    下面的子标题是:瓜香留在他的心中,口水翻滚在我们嘴里。

    还有:为何我的嘴巴长流口水,只因我对这西瓜爱得深沉。

    张平同志如果看到这个标题,恐怕要哭出来了~~~

  • 2005-06-28

    祸害

    blogbus的迟钝和愚笨让我抓狂,于是我决定搬家。

    我发现木耳jj所在的blogchina挺快的,就去注册了一个daidunfeng.blogchina.com,结果,刚刚注册成功,想登陆上去看看的时候,发现blogchina也坏了。。。

    算了,我还是留在这里,继续祸害blogbus得了。

  • 2005-06-27

    写稿与写博

    在书房写稿间隙,我噼里啪啦敲打着键盘,打算写一篇博。

    隔壁卧室中的家里领导突然问:你在写博是不是?

    我奇怪,你怎么知道?难道有千里眼?

    家里领导嘿嘿一笑:你写稿什么时候敲键盘这么流畅过?

  • 2005-06-27

    体会zhong宣部的好

    今天晚上,准确的说是昨天晚上了,我电话采访了著名的少女情怀网络写手、资深奢侈品行业公关人士、南方周末家属(注意排序)木耳jj。木耳jj在观看雪狼湖的中场休息间隙,于百忙之中抽出了15分钟的宝贵时间接受了我关于某行业问题的采访。

    凌晨时分,观看完雪狼湖的木耳jj回到家中,上了msn,我立即把关于她的采访内容通过msn发了过去,希望得到采访对象的确认。谁知木耳jj对于报道中的一句话坚决不承认,认为是我极力“诱导”、“下套”让她说而她“反诱导”、“反下套”坚决没有说出来的。于是我们就此展开了激烈而交锋,结果是谁也没有说服对方。在交锋中,木耳jj对我新闻工作者的思维方式产生质疑,进而对南方周末进行了恶毒的攻击,例如把南方周末受欢迎的原因类比为超级女生受欢迎的原因,以及诸如此类有损于我们社会主义新闻事业和新闻工作者形象的话来。

    我严正警告木耳jj不准将我们的对话内容公布到博上,木耳jj不听劝告,一意孤行,不得已之下,我只得立即致电远在湖南农村出差的木耳jj家的zhong宣部,希望他立刻下禁令,不准木耳在博中乱写我诱导她的事儿,以免在读者中引起不良反响。10分钟后,禁令到达上海市徐汇区宛平南路。

    我终于第一次体会到,zhong宣部在建立和谐社会上所起到的不可替代的巨大作用。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上海媒体工作者就此事发表了评论:从某种角度来说,木耳jj和芙蓉jj没什么区别,都属于假想受虐狂。芙蓉jj假想所有人都喜欢她的胸,木耳jj假想人人都想套她的话。

    此言深得吾心。

  • 2005-06-26

    万念俱灰的夏天

    窗外是35度的天气,虽然这个黄梅季节还没有开始下雨,但是家里凡是有水的地方,霉菌已经开始拼命生长。

    我也要长霉了。这个周末是前所未有的消停,没去踢球,没去打羽毛球,没去打牌,甚至没出门吃饭。原本约好的牌局被取消掉,原本约好的球局也被取消掉,我宁愿窝在家里,从国产零零漆看到大内密探零零发,饿了煮点馄饨,闲着在msn上和各色人等扯扯淡,累了就像植物一样睡去,宁愿发霉长毛,也不想出去参加任何活动。

    晓萍同志对我如此低潮的表现感到吃惊。其实她如果直到我这个月里要面对的帐单,就不会奇怪,为什么说这是一个万念俱灰的夏天:5.5k的房贷,15k的房屋契税,7.5k的信用卡还款,还有3.6k的房租。

    房市如猛虎,但叫你有来无还,尸骨无存。

  • 2005-06-24

    捅了马蜂窝

    9713的女人们集体发飚了。。。来投诉我报道失实。。。

    其实,哪怕失实一点又如何呢,关键是,大家都由此知道,9713的女人们都找到了温柔娴淑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LG,这才是我们要宣传的重点呵。。。

    其实,这是一篇正面报道。。。难道各位zhong宣部的领导们没看出来。。。这是多么有利于构建和谐社会阿。。。多么多么和谐阿。。。多么。。。和谐。。。阿。。。

  • 2005-06-22

    突然想起

    突然想起来,我和小虫同学赴南京出差期间,曾经指使一位《人民日报》的记者给我们买早饭。。。还有豆浆。。。然后送过来。。。然后还没给他钱。。。

    好high啊。。。太tmd有面子了。。。

  • 2005-06-21

    流毒

    自从木耳同学在她的blog上贴出芙蓉姐姐的照片,并且认为与我很像之后,在不到三天的时间里,已经有不下十人前来打探、对比,最让人不能接受的是,竟然有人叫我芙蓉哥哥。。。

    木耳同学流毒之深,可见一斑。

    我要强烈抗议木耳同学这种不顾他人感情的乱比方。我有芙蓉姐姐那么丰腴么?我有芙蓉姐姐那么纤细的腰身么?我有芙蓉姐姐那么迷离的眼神么?我有芙蓉姐姐那么包容天地的硕胸么?

    我决定和木耳同学家的zhong宣部正式交涉,勒令木耳同学撤掉博上所有关于此事的不实报道,挽回给旺财同学的声誉和身心造成的巨大伤害,最重要的是,今后所有关于此事的报道,一律采用统一口径,使用旺财同学提供的通稿,不得私自发稿。

    如果木耳同学家的zhong宣部不同意,我就不把他的小妾还给他。

  • 2005-06-21

    接客

    我和家里领导去宵夜,路过一排闪着粉色光晕的洗头店,茶色的玻璃后面,是一群露着雪白大腿和大半个高庄馍一样胸部的女子。

    家里领导说,看她们也挺可怜的。照顾她们的生意不好意思,不照顾她们的生意也不好意思。家里领导说话一直这个风格,听起来每句都是真理,但仔细想想,每句都跟没说一个样。

    我说,我和她们的工作性质其实一样的,做一票是一票,没事做的时候就等着接客。

    家里的领导说,然后就是被蹂躏么?

  • 2005-06-20

    酒醉不知归路

    昨天一个师兄结婚,老婆是我在中华时报和外滩画报的两任同事,我有幸受邀,担任第三伴郎。所谓第三伴郎,就是在第一伴郎和第二伴郎都被喝趴下之后,由我顶上。

    结果,我们顶住了来自复旦校友桌的进攻,顶住了来自公安战线桌的进攻,顶住了来自中华时报桌的进攻,顶住了来自安利公司桌的进攻,正当我以为大功告成之际,新郎出手,把我给灌翻了。

    虽然我是横着走出酒店的,但我认为自己的神智依然非常清醒,比如说我没有忘记向第二伴郎借100元打车回家,比如下车的时候我没忘记让司机找2块找头给我家领导并且把车票撕下以备月末报销,比如说我虽然在家门口把粮食贡献给了大地,却没忘记让领导把铁门锁好,然后自己刷了牙钻进浴室清洗干净穿上必要的衣物才爬上床。

    我坚持认为,这种状态只能称作喝多,不能称作喝醉。

    直到今天晚上,家里领导一脸甜蜜的说,你知道么,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你在出租车上问我什么时候嫁给你了。

    我不相信,我问过这样的话么?是车到那个地方的时候?

    家里领导于是以南方周末惯有的方式描述了一系列细节:当时车还在浦西,你把头靠在我的肩上,问了这个问题。我没听清,于是你又说了一遍。

    我仔细想了想,终于承认,我昨天是真的喝醉了。

  • 2005-06-15

    对话

    A女在msn上叫我:运动狂。然后叫我:下半身文字狂。
    我怒了。因为这看起来很像是“下半身运动狂”。
    伊又说:我们都是下身文字的拥簇者。
    那么,好吧。

    B女为了采访,对小虫说:你帮我跟你同学说说,就说我是除了你老婆之外和你关系最亲密的女人。
    小虫说:只是说说?难道没有一点实质性的内容么?

    在南京,浦口。我说,这里物价这么低,离我家也只有几十公里,真是好啊。。。
    小虫说:很适合包个二奶吧

  • 2005-06-15

    7-11

    笑毛说打球啊。我说好。

    笑毛说早点吧,要不早上7点开始?

    我说好吧。

    周一打了两个小时,周二打了两个小时,周三预计是四个小时,周四预计还有两个小时。我简直就像7-11便利店,24小时营业。

  • 2005-06-15

    领导说

    领导看到我的第一句话是:嘿嘿,听说你在写博哦?

    我昏倒在地。

    第二句话是:写的不错,继续哈。

    我爬起来,再昏倒。

    第三句话是:小虫是谁?

    我躺在地上,乘机推荐了木耳的博给他。